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鹏求生:改款、融资,仍难挡巨头围猎

2021年7月7日~7月12日,小鹏汽车赴港上市的四个交易日内,就有三天是下跌的,同期在纳斯达克的表现也如此,跌幅更是超过12%。

这期间,小鹏汽车发布了G3的改款版G3i,放弃了一体式鲨鱼前脸,与小鹏P7的设计语言进行了统一,然而改款版G3i,似乎并未为小鹏汽车在资本市场注入更多想象力。

此外,7月13日,小鹏汽车宣布对其客户免费充电政策进行了调整:8月1日后下定客户,免费充电额度由原来的每年3000度降至每年1000度,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对潜在用户的吸引力进一步减弱。

事实上,小鹏汽车当下的竞争格局并不乐观:前有标兵,越跑越远,后有追兵,越追越近,其增长后劲相对不足的难题何解?

消费者难当“鹏友”

“看好了P7,结果老婆不乐意,她把买车当成买包,又要长得好看,又要排面够大,又要牌子过硬。”吕则恺如是说。

前不久,吕则恺夫妇有了换车的打算,对是否选择小鹏分歧严重,一方认为“宁当鸡头不做凤尾,Model 3是特斯拉的低端,而P7是小鹏的高端”,另外一方认为“不就是一个翻版的特斯拉吗”。

尽管平时都是吕则恺开车,但在家庭和睦则全家安宁的逻辑之下,最终选择了妥协,遂决定去退订金。

然而,此时才发现订金难退。

“当初说好可以退的,没有想到有72小时的限制。”吕则恺表示记不清楚销售是否有提醒这点,“再说,说好的订金怎么变成了定金。”

交的是定金

订金与定金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众所周知前者可退,后者不可退。

消费者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锌刻度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汽车之家等处调查发现,吕则恺的遭遇并非个例,消费者投诉小鹏汽车最多的就是订金难退。

对此,有的投诉坦承销售告知了72小时无条件可退,也有的投诉表示销售从头到尾没有提醒过。

锌刻度走访了西南某地商场的小鹏汽车体验店,接待的销售对72小时的犹豫期并未隐瞒,不过如果因为贷款没有及时下来导致超过72小时犹豫期能否退款,则没有正面回到这个问题,而是推荐使用小鹏金融解决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消费者对小鹏汽车的诚意有所非议,因而其销量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6月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为22.3万辆,环比增长19.2%,其中小鹏汽车交付新车6565辆,环比增长15%,这意味着环比增速不但落后于蔚来汽车的20.4%、理想汽车的78.4%,也低于行业的平均水平。

事实上,理想汽车的确有后来居上的迹象。

理想汽车同月交付了7713辆,反超了小鹏汽车,而2021年第二季度蔚来汽车的销量为21896辆、理想汽车为17575辆、小鹏汽车为17398辆,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在“蔚小理”中排名居末;再放大到2021年上半年来看,小鹏汽车销量为30738辆,理想汽车销量为30154辆,小鹏汽车的优势已微乎其微。

小鹏汽车总裁顾宏曾放言:“到2025年智能电动汽车市场达到1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某些细分市场,将远远大于10%,这是我们的目标。”

这么来看,小鹏汽车面临不小的挑战。

徘徊在品控和年轻人之间

如若深究小鹏汽车的销量,则会发现G3已成为其短板,制约了增长曲线。

G3为小鹏汽车旗下A级智能纯电动SUV,其14.98万元~19.98万元的定价恰好避免与特斯拉、蔚来等正面硬刚。

凭借错位竞争这个策略,小鹏G3自2018年年底上市之后一度大出风头,2019年5月创下2704辆的佳绩,令小鹏力压蔚来、威马等成为国内月度销量最高的造车新势力。

不曾想,之后的销量拐头向下,一度萎缩至3位数的销量,迈入2020年后又有了起色,不过月销2700辆的天花板肉眼可见。

被寄予厚望的G3,没有成为小鹏汽车的“顶梁柱”,而2020年第三季度量产的P7后来居上成为销量主力。

P7后来居上成为销量主力

跛足之下,小鹏汽车自然动了改款的心思。

尽管如此,改款的G3i能否破壁令小鹏汽车补齐短板,仍面临两个考验。

一方面,品控是否达标。

相比传统燃油车,新能源汽车的品控更受舆论的关注,在放大镜之下G3备受质疑,动力中断、刹车失灵、起火自燃、疑似断轴、车内甲醛超标、软件故障不断等屡见不鲜。

譬如,有小鹏G3车主抱怨,2019年5月22日提车,5月29日拆副驾驶座椅并换中屏大框,6月2日车顶摄像头合拢失败,6月10日主驾驶前大灯起泡,7月13日后右穿阿奇故障,“不是在修车,就是在修车的路上。”

再譬如,有小鹏G3车主晒出行驶3500公里的更换清单,调侃道:“每周六都要去修车,不止我一个人这样,现在车友聚会改成修车聚会了。”

口碑垮掉之后,G3的销量自然止步不前,换而言之提升品控成为G3i打破旧款销量天花板的关键所在。

另外一方面,如何争取年轻人。

G3为定位年轻人的“第一台智能汽车”,然而这个愿景似乎年轻人并不买账。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五菱宏光 MINI之所以俘获年轻人,一是因为当代年轻人普遍积蓄不多,物美价廉对年轻人有着较强的吸引力;二是因为千奇百怪的改装将标准的工业品,变成了特立独行的“艺术品”,从而彰显了年轻人的个性。

问题在于,改款的G3i价格并未有变化。

而其新增的智慧寻车、电动尾门、撞色设计、远程空调控制等功能能否打动年轻人仍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造车内卷,互联网基因却成短板?

其实,小鹏需要瞩目的并非仅有五菱。

比亚迪、长城、奇瑞、上汽、广汽、北汽等传统车企也纷纷发力新能源汽车赛道,比亚迪汉EV、奇瑞eQ、广汽埃安Aion S、长城欧拉R1等车型也成为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前十的常客。

对此,深燃在报道中提到:“从销量而言,新能源汽车赛道不再是蔚来、小鹏、理想的主场,传统车企独立推出的这些新品牌相当能打,新造车从相对平和的春秋时代进入战争惨烈的战国时代。”

造车从春秋时代进入战国时代

更为关键的是,阿里巴巴、百度、华为等互联网巨头纷纷与传统车企联手造车。

与造车新势力相比,国内多数传统车企的智能化起步较晚,存在明显的短板,而智能化被视为新能源汽车行业下一个制高点,借助互联网巨头的力量则可赶上潮流的步伐,进而寻求抹平差距。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互联网巨头瞄准的是智能汽车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以及未来的成长想象空间:“在新能源企业未来的路径进化来看,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大数据、与各种生活场景的融合,是需要互联网大佬参与的,而阿里巴巴、百度等都有自己的AI团队,都有投资或参与自动驾驶的研发,大数据和其他消费场景更不必说了。”

这对小鹏汽车而言,并非好消息。

“蔚小理”中,最强调互联网基因的为小鹏汽车,致力于成为“互联网及人工智能创新的科技公司”,然而与纯正的互联网巨头相比却并无优势。

譬如,百度Apollo2021年第一季度累计L4级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总里程突破1000万公里,成为国内自动驾驶研发的领跑者。

再譬如,华为的Huawei Inside智能系统在路测时,可以在人流穿梭等一些较为复杂的路况下行动自如,被业界认为已跻身第一梯队。

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在“战国时代”的商业壁垒正逐步降低。

由此可见,新能源汽车厮杀越来越激烈、内卷越来越严重,此背景下小鹏汽车的生存压力愈发增大,既要与特斯拉、蔚来、理想等老对手周旋,又要与获得互联网巨头加持的传统车企博弈,如何获得更为强劲的增长成为破局的关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商信息通 » 小鹏求生:改款、融资,仍难挡巨头围猎
分享到: 生成海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