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月入过万人人捧着的记者,纸媒没落今为4000工资受尽白眼

年龄:38岁 职业:网站记者

坐标:东北 月薪:4000元

我,曾经是一家都市报的专刊记者。那时媒体记者都是无冕之王,很多人都高看一眼。26岁的我,就体验到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安逸与舒适。

如今,38岁的我,在一家网站做记者。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感觉世态炎凉。大树不在,哪有阴凉。

现在早已转行的同事说:“羡慕你还能继续在媒体做记者。”说真话,一点没有荣耀感,就是一个谋生的工作而已。在我心里,我都已经不认为自己是记者了,我定位自己就是一个打工的,甚至说,我和销售无差别。

这样的思想一出现,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在这行业坚持多久?

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当记者,虽然是跑业务,但是却成了人人羡慕的工作

我是一名硕士,学的是工商管理,是有着浓厚文科气息的理科专业。

我毕业那会儿,硕士还凤毛麟角,至少,想找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不难。

我从小喜欢文科,但我妈没让我选文科。原因很简单,我高中时候喜欢的男生选择了文科,我妈怕我早恋,坚持用文理科分班的方式,把我俩分开了,就这样,我留在了理科班。

我也很争气,不但考上了大学,还连读了硕士。

我喜欢写文章,也经常把文章投稿在大学社团创刊的内部杂志。

我喜欢风花雪月的文字,喜欢安静,喜欢言听计从,更喜欢从一而终。这是我后来选择职业生涯时,分析的自己的性格特点。

所以,在很年轻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如果我爱一个人,就一直爱到老;

如果选择一份工作,就一直干到退休。

所以我在选择职业的时候,非常慎重。

硕士毕业后,我妈没有让我远走高飞。因为老姨告诉我妈,可别让孩子走远,像我儿子培养得太优秀,出国就不爱回来,想他都得打越洋电话。女孩留在妈身边,是当妈的福气。

就这样,我妈给我托人找关系,看看能不能给我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我妈就是好面子,她是喜欢外表光鲜亮丽,就算打掉牙也会咽到肚子里的人。

我家并不是有钱人家,从小就挺节省的。况且,我是研究生,找工作不至于还花钱吧。为了给我爸妈省笔钱,我自己投了很多简历,有的我看上的,对方没看上我;看上我的,我又不太想去。

没想到,刚找工作就碰了一鼻子灰,找工作就像挑对象一样难。

就在我想跟我妈妥协托关系找工作的时候,大学同学当时在一家报社工作,有一天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去报摊买份报纸,那上面有招聘信息。

报社招聘专刊记者,要求形象好,气质佳……

是做记者么?我根本没想过我会从事媒体行业,一是觉得记者是无冕之王高高在上,另外,就是我学的并不是新闻专业。

同学打消了我的顾虑,她说:“有很多记者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干的很优秀,我觉得你行,可以试试”。

我想她的条件并不如我好,至少身高上,我俩就差十公分。她能在报社工作,我也应该没问题。

有了这份信心,我也很顺利地成为了报社的记者。因为,我不是新闻专业,又不是很强势的性格,报社领导看我温文尔雅,就给我选派到了专刊部。

后来我才知道,专刊记者不是写社会新闻,主要工作内容是跑客户,写文案,联系业务。

但我自己认定我就是记者,而且,我还考了新闻记者证,我干得特别起劲儿,每天乐此不疲地去跟各大商场的企划、各大医院的宣传沟通,有事没事的都会到客户那里坐坐。

那会的传统媒体很吃香,每次去客户那里,他们都很热情,一来二去,我们也都成了事业伙伴,或者我觉得我们是朋友。

那会的主要工作就是为报社拉广告,需要和企业、政府、事业单位沟通,帮助他们更好的宣传。按道理来说,我们属于乙方,但是,我却有一种甲方的优越感。

我内心的小骄傲,就是我是报社的,我也不觉得我要低三下四拉广告,就算客户请吃饭喝酒,我都是想喝就喝,不喝也不用给谁面子,但单依然能成。

因为,那个时代,媒体是站在风口上的。

那时候谈客户很容易,客户有广告投放计划,也为了和有影响力的报社合作,当时客户就自动会分配广告额。

那时候的工作虽然也有辛苦,钱不能说赚得有多少,但每天工作很有动力。

那会,我们经营部门的记者经常会说,报社的开销都是经营记者赚的,没有我们,哪里有新闻记者的工资?但新闻记者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前线打仗的,如果没有他们写的稿子,报纸要开天窗不说,哪里来的社会影响力。

总之,那会在报社工作的都有自己的傲娇,就算保洁员都愿意说自己在报社工作,因为有面子。

有一次,有个人来报社找人,我去接待的。结果,他提到的一个人名我不认识,而且从来没听过。后来才知道,是保洁员。那人说,当时,她跟他说的时候,就说是在报社工作。

可见,当时在报社工作是多少人眼中体面又令人虚荣的工作。

纸媒辉煌时,人人见你都客气,纸媒没落时,你点头哈腰也没人理你

随着时代的发展,任何一个行业没有永久的荣耀。

纸媒渐渐迎来了寒冬。

传统行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报社的业绩逐年下滑。广告真的要不上来,因为很多企业也不太好过。更主要的原因,是广告投放在报纸上,真的是打水漂,不如手机端、客户端来带来的效益直接有效。

在纸媒的寒冬来临前,我们经营记者是切身感受最明显的。

广告要不来,业绩上不去,工资都是基本工资。我们曾经拿广告提成都能拿到工资上万,现在工资有时都不如鼎盛时的一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很多人都扛不住了。

陆陆续续,很多有能耐的记者,在行业吃得开的人开始以报社为跳板,跳到各行各业。跑医疗的去医院做策划、跑汽车的去会展、车企、跑房产地去做房产推广等等,而且,他们还会谋个一官半职,毕竟是媒体出去的。

为了留住经营人才,报社也会在大会小会上,挨个给大家鼓劲加油。但市场不好,干劲难以调动。有的男同事要养家糊口,只能忍痛离开。

而留下的人,多少还是顾着一份情怀或者情感。

我就是没离开的人之一。

我也懒得去跑客户,因为真的没有投放计划。就算有的企业会碍于以往的面子和情分投放一些广告,但心知肚明,也只是一个人情单。

在高峰时期,大家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广告投放。如果有人拿一个5万单子回来都不好意思说。然而,在寒冬来临之际,5万的单子都会奉为英雄,毕竟,寒冬腊月,有一件薄薄的衬衫,虽不抵寒,但也能稍微取取暖。

纸媒在寻找出路,记者们也在观望自己的未来。

报社转型经营,报社把经营部门分割出去,单独成立公司,自负盈亏。

这就是我在观望中,等来的消息。

所有经营记者另辟天地,成立网络公司,单独做经营。

我别无选择,算是报社为我做了决定。后来,纸媒彻底停刊,我们至今还在生存。

就算当初有一百个不乐意,舍不得,但至少,我们提前下船的人有了生的希望。

离开报社,成立独立运营的公司。

所谓的独立运营公司,其实有点类似全国知名网站的分公司,按照领域、区域、板块划分独立经营,多数是靠新闻做内容转载,靠拉广告支撑网站运营。

我除了要干以前的工作内容,还有很多很多事,一个人身兼数职。最大的变化是不再有委屈可以诉说,不再像以前那样分工明确。我们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我们要培养自己成为一名勇敢的战士。

而现在做业务再见客户,也有着冰火两重天的境遇。

以前去见客户,客户都会跟我一个年轻的小毛丫头点头哈腰,以上宾待遇接待。

我记得我刚干记者不久,大概是刚刚转正。我也是受部门领导委托送个文件,我战战兢兢地敲开企划经理的办公室的大门。那是一个气质优雅的40多岁女性。她亲自给我端茶倒水,还跟我攀谈,问我在报社多久了,我实话实说后,她说,报社有发展,这么年轻就当记者,一定有才华。还跟我说跟部门领导关系很好,以后,有什么需要随时沟通。

这并不是个例,而是日后我在工作中经常会受到的礼遇。我以为我真的很优秀,但多年以后,媒体不再辉煌,我才发现,这是那个年代的报社媒体带给我的光环。

15年了,我经历过媒体的兴衰,感受过炎凉的世态。

如今,我已是快40岁的老阿姨。有一次,我去给一个新联系的客户送方案。当时,客户经理不在,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女孩,趾高气昂地说,策划文案不新颖,还高谈阔论一番。我当时五味杂陈,我真想说,姐曾在最牛叉的媒体工作,我最辉煌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但我忍了。毕竟,我已成了真正的乙方。

去年,我们几个原来单位的老同事一起聚会时,大家一起吐槽,最终发现,今非昔比,曾经的荣耀都是媒体平台给予的。当你所在的平台没名气,那就是不受待见的那个人。

我想转行,却困在了每月五险一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4000工资里

我马上步入人生不惑之年了。我现在是5岁孩子的妈妈。

但我却接受不了如此现实的现实。

我们是做经营的,在有利益分配的地方,总会有因为利益争夺而产生不平衡感。

也偶尔会出现干很多活的人,最后得不到真实惠,而有的人动动嘴和人脉就会有钱。

我想离开。可是,温水里煮青蛙的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跳。怎么跳,跳出去之后会怎样?

我有太多的纠结了。

看着以前的同事,有的已经在自媒体做自由撰稿人;有的在公司已经坐上高管位置;有的靠码字为生;各行各业也都有,有的人成功了,但更多的人的想法,无非是混口饭吃。

我时常想,一份月薪4000元的工作,到哪里不能找呢?每当我动点念想,我妈就说,现在工作太不好找了,你这还有五险一金,也不错,至少说出去当记者的,还比较体面。

我妈说得没错,也就只剩下一点体面了。

但我经常看新闻,现在就是好一点饭店的服务员底薪都能给到这个数。就是送快递的小哥,也有月薪过万的,而且,学历是研究生的占比不低。

那我究竟放不下的是什么呢?

有一阵子纠结的时候,我的情绪不好。

终于有一天,谈论这个话题时,和老公吵架了。也许是我经常问他该怎么办。当时,他态度非常不好地说:“能干就干,不能干就在家,我养你,多大点事呀。”

那天,我躲在书房想了很久。

我埋怨老公不会安慰人,我想要他说的不是这句话。

我希望他跟我说,老婆,记者是你一直热爱的行业,在经历了那么多起起伏伏、坎坎坷坷,你依然选择坚守媒体阵地,你应该知道这是内心的认同与深爱。

历史就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应该接受它;我们的思想也要改变,与时俱进。

如果你求的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资,你完全可以选择赚得更多的职业。凭你的才华,可以找一份六七千的工作;如果你是一份有着新闻理想或者媒体情怀的人,那么,在这个工作15年的企业,你一直都可以把情怀寄托。

虽然,它不是你曾经最爱的报社,但至少这里还有熟悉的同事,熟悉的人,还有熟悉的工作环境,还有每天看似重复实则充满未知的内容。即便,有辛苦,有委屈,那谁的工作不辛苦,不委屈呢?

如果不调整好心态,就算换不同的行业,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

我的脑海里闪现的是一句句的安慰,虽然,我老公说不出这样的道理和这样的话,但是我不断问自己的时候,我给自己说通了。

我要面对:

面对每一天的繁杂;

面对它已风光不再的变化;

面对客户不满意时的冷眼;

面对所谓工作中会产生的不公。

那么,繁杂是可以简化的,凡事都是在不断变化中的;冷眼是因为我自身不强大,如果一份非常漂亮的文案放在客户面前,对方还会冷眼么?

我才知道,那所谓的失败和想换工作的想法,都是我想逃避的情绪,畏惧困难,想偷懒的情绪。

我走出书房,老公摆好一盘子水果放在餐桌上。

我听见隔壁屋里,他给女儿读绘本的声音。我拿起削好的一小块哈密瓜放在嘴里,闭上眼睛享受着。

心想,烦恼是自己想开的,烦恼消散,才能品出瓜的甜。

那段时间,我有了动力,领导还夸我最近状态不错。与其说,我找到了状态,不如说我找到了方向,在一个领域深耕,好比转型重新开始。

人生即将不惑,不该再困惑鸡毛蒜皮小事,唯有提升格局和境界。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因身在最高层。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kangeryun@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电商信息通 » 我,曾是月入过万人人捧着的记者,纸媒没落今为4000工资受尽白眼